当前位置: 首页 > 裕隆文苑>

过年:中国人的集体记忆

义能煤矿生产支部安全科   许明明

 

过年,对于80后的人来说有很多的回忆,尤其是年少时在老家过春节,真的令我难忘!

一说起过年,就容易想起儿时的老家,想起老家的老屋小院,想起院里的枣树以及家里喂养的猪、羊,还有猫和狗,想起村里的左邻右舍,想起幼时一同玩耍一同上学的伙伴儿。

记得儿时过了腊八节就有了春节倒计时的意思了。那时候村里人还很少有人出去打工,那时的天气特别的寒冷,大人们没事的都围在炉子旁边打打牌,女人们三五个一起聊聊家常,农村孩子们也没那么的娇气,放了学后都在街上到处的跑,一会去这个小伙伴家一会又去那个小伙伴家,也没有像现在的城里孩子一样有那么多的作业和上辅导班,反正充满了开心和快乐。

记得小时候都会说的一句俗语:“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节过后农村赶大集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农村的大集并不是每天都有的,我们村是每逢一、或六是集,集市上到处是采购年货的村民,东西真是琳琅满目,比一般的日子东西都要多和全,孩子们跟在大人后面小眼睛到处的看,恐怕错过了好的东西,期盼着大人能给买身好衣服、买点玩具和好吃的东西。卖鞭炮的小商贩都站在桌子上燃放鞭炮,相互之间比着吆喝,比着燃放,唯恐让人不知道自己家卖的响和好。过了腊月二十,就快到二十三小年了,每家每户该置办的东西也都不少了,“二十三小年儿”这天得先祭祀灶王爷,好叫他“上天言好事,下地降吉祥”,一些好吃的水果和点心按数量都得摆上,孩子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盼着大人装盘子的时候能给自己点吃,期盼的心情至今记忆犹新。再往后,二十四,扫房子。父亲握着一把崭新的大扫帚,下面绑着一把长竹竿,打扫房屋,清理院子,把屋子里的灰尘、蛛网,院里的落叶、杂物等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有的家庭把门窗都漆刷一新,到处是新的一样。紧接着二十五、六了,杀上一两只自己家养的鸡或鸭,再买条鱼,条件好一点的把自己家养的猪要杀一头,留下一部分自己过年吃,剩下的拿到集市上卖掉。这二天有的邻居就开始蒸白面馍馍、花糕、炸肉、炸鱼、炸藕合了,我们俗称“过油”,也就是“越过越有”的意思,乡亲们都盼着以后的日子能过的越来越富有。到了二十八、九就更忙活呢。有少部分在外地打工或上班的都急着往回赶,街上、集市上的人反倒更多了。还有赶了半月集还丢三落四忘这忘那的,也在这天赶着把可用不可用、可买不可买的买回一大堆,本村的集没了到外村去赶,热热闹闹的场景至今难忘。盼望着、盼望着着,年真的来了。三十早上,我们屁颠屁颠地跟在父亲身后帮着贴春联。刷上母亲自制的浆糊,小心地粘上去,再用新扫帚赶一下。大门,二门、粮仓,猪圈、羊圈、压水井、枣树上,大红的福字大红的春字贴起来了,小院子立刻变得生动喜庆了:“鸟语升平日,花开幸福春。”真是春光满院呀!年的味道真真切切地来到身边了,近得一伸手就能抓一大把。邻居家早有孩子在放鞭炮了:“嗵!”“叭!”白天大人们都忙着包水饺,孩子们到处玩、到处跑,晚上一家人都围坐在电视旁,吃着瓜子等着八点钟准时开播的年度大餐“春节联欢晚会”,孩子们等不到凌晨都困的去睡觉了,大人们还要守岁。第二天一大早,大街上就开始热闹起来,到处是拜年的人们。

这就是我儿时的春节朴实无华、多姿多彩、红红火火!而现在感受的春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及社会的发展进步已今非昔比、大不相同,但我还是感觉儿时的春节更有意思,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让我终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