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裕隆文苑>

他们心里牵挂的“三个年”

裕隆金和  谭振岭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过年是每一个中国人的集体记忆,然而,因为年龄、地域、风俗习惯的不同,每个人过年的感受各有不同,甚至身在同一个单位,每天工作生活都在一起的人们,过年的感受也不尽相同……

小张,90后的阳光青年,在一家煤矿企业党群部门工作。眼看着还有十来天就要过年了,说心里话不激动那是假的。在往年,虽然节前各种年终总结、会议、报道、送温暖活动应接不暇,忙的不可开交,但好在单位领导照顾,春节假期总不让年轻人值班,可以度过一个完美的假期,尤其是假期里可以和阔别已久的亲人朋友敞开了“嗨皮”,这个年才够味!可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很多亲人朋友选择就地过年不能返乡。团圆——成了今年小张最大的牵挂。

老李,70后的老黄牛,在这家煤矿企业采煤一线工作。过年,对他这个岁数的人而言也没啥激情和波澜。现在企业福利待遇高,生活条件好,家里平时啥也不缺,年货啥的,勤劳的妻子早已置备齐全,儿女也都争气,只要自己安安全全上好班,没啥可操心的。但是,年前老李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得办。往年腊月二十九,老李总得驱车赶往90公里外的乡下老家,和家族里的老少爷们一起去祭祖上坟。这是老规矩,老李从来不敢耽搁。在他心里,只有年前祭了祖,上了坟,这个年才算过得踏实。可今年,因为疫情影响,不能回乡祭祖。家乡祖辈——成了老李过年最大的牵挂。

老赵,是这家企业的分管负责人。作为一个管理者,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无论工作日还是假期,单位就是家!尤其是春节期间,安全形势严峻,老赵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在往年,就算是过年,大年三十也是在单位和坚守岗位的同事们一起度过,等初一所有工作都安排稳妥了,老赵才放心回家和家人团聚。虽然家里年夜饭照旧、家人笑脸照旧,但这些年来,老赵一直感觉亏欠她们。可今年,因为疫情影响,春节假期老赵只能全身心投入单位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单位、家庭——都成了老赵过年最大的牵挂。

是呀,因为疫情影响,让今年春节和往年有了诸多不同。90后的小张虽然今年春节假期还是不用在单位值班,但他主动申请去单位老旧小区当疫情防控志愿者。70后的老李,也放下了回村祭祖的心结,安安稳稳在家里过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单位分管负责人老赵,正忙碌着安排单位疫情防控期间的安全生产工作,这个春节假期他选择坚守岗位,他相信家人和孩子都会支持他!

是呀,每逢过年,我们的心中总是牵挂着和亲人朋友团圆、牵挂着家乡祖辈、牵挂着我们的岗位职责……

是呀,这每一份牵挂都是沉甸甸的,是亲情、是责任、也是担当,让我们无法割舍、也不能够割舍。然而,因为疫情影响,我们又不能不作出选择和取舍,每一个中国人也必须做出选择和取舍!

是呀,这是舍小家,为大家,更是舍小家,为国家。我们的民族也因为我们每一个子孙的正确选择,而更加包容、睿智和强大!

是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骨子里也都相信,只要有希望和担当,也没有过不去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