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裕隆文苑>

老家的年味

集团公司党群工作部  孙留成

 

腊八一过,过年的气氛便一天浓于一天了。整个小城,此时已沉浸在喜庆春节的前奏中。

望着大街上拎着大包小包往家赶的行人,我平静的心湖开始荡漾起回老家的渴望,一个温柔的声音不时在耳畔回响:过年了,回家……

是啊,离开可亲可敬的父母,告别盛满童年欢乐的家乡,独自外出求学,然后工作,再后来,成家立业,为人父母,这一切仿佛还都是昨天的事儿,不知不觉中,生命的年轮又增了一圈。此时此刻,不知老家的父母是否依然无恙,远在南方打工的小妹是否已登上回家的列车,家乡的幸福河是否冰雪消融……

对于常年奔波在外的游子来说,老家无疑是一处精神的寓所,是一个让心灵温暖的港湾。做孩子的,无论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都是父母最揪心的牵挂。因此,每年的春节前夕,无论多远,无论多忙,我们几个在外的儿女总会在父母的期盼和牵挂中赶回老家,在父母慈爱的目光中脱下一身为生计而奔波的疲惫,拂去独在异乡为异客的那份孤独与乡愁,卸下那如影相随的生活重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过一个情真意切、其乐融融的美好春节。

记忆深处,每年年三十的下午,在父亲的带队下,我们本家族大大小小几十号老少爷们汇聚在一起,浩浩荡荡奔向村外列祖列宗的坟茔,焚一炷馨香,燃几刀火纸,放几挂鞭炮,祭祀祖先,缅怀故人。我们学着父辈的样儿,一字排开,向列祖列宗三叩首。那种笃诚、那份肃穆,让我感念家族的传承、生命的延续,至今仍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除夕之夜,我们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尽情享用着母亲那久违的一桌子好菜。长年在外,吃惯了食堂、快餐,对母亲亲手做的、哪怕是普通的几碟小菜,都情有独钟,感觉是那样的清新可口、滋味悠长。那融融的亲情,那心灵的放松,着实让人温暖,让人流连忘返。

年夜饭后,妻子和小妹帮着母亲张罗初一早上需要准备的东西去了,年幼的儿子兴高采烈地放起了烟花,我便陪父亲坐在电视机前唠嗑。我们谈工作的事情、谈今年的收成、谈新农村建设……父亲习惯地抽着自个卷的旱烟,面带微笑,目光悠远,神情安详,仿佛又回到美好往事的回忆中……

想起这些,回老家过年的渴望再一次在心中激荡。我想,老家的亲人一定在盼望着我们回家的身影,一天天,一夜夜,一年年……